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不死

我快乐,你快乐,大家都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杂七杂八的上海话  

2013-10-08 10:51:27|  分类: 语言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杂七杂八的上海话
  就上海市所管辖的地理范围内住的人所说的话,不包括所谓的新上海人,指土生土长的有两三代历史的上海人所说的话,理所当然是同一的上海话吗?回答是否定的。

    首先上海市区与郊区的语言相差很大。我从杨浦区迁徙到奉贤区,发现奉贤南汇当地人讲的话我几乎听不懂,我讲的话他们也是听得糊里糊涂。

     那么,上海市区的语言都是同一的上海话吗?回答也是否定的。

    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,上海就有上海话与本地话之说.非上海人可能永远搞不懂上海本地的人说的话,怎么有可能不是上海话,这怎么可能呢?明显是个逻辑错误嘛.不幸的是,事实就是如此。在上海人的概念里,本地人是特指上海当地的乡下人。本地话是特指上海乡下人说的话,而上海话,只是指在上海市区市民(原籍自外地的人)中近百年形成的通行的一种语言,所谓,“阿拉上海人nin)。

   我上个世纪50年代住在现在虹口区四平路二道桥蒋家桥一带,当时那里还很荒凉,邮电新村正在盖.我家就是租的本地人的房子,上海人称之为本地房.按此推论,上海人就不是上海本地人了。这话听起来荒唐,其实也是事实,上海s市区市民的原籍几乎都是外地人。我父亲是安徽人,母亲出生于上海,但,她的母亲是宁波人,父亲是南京人。这个结论是不会错的,不信可以到公安局调查调查。"我们"一词上海话是"阿拉"(据说这话就来自宁波),上海本地话(正宗的上海话)是"我伲".而南汇奉贤一带说成"阿伲".

       那么,照这么说,上海话是上海市区市民说的话,上海市区市民的语言肯定是同一的上海话了?其实,也不然。

   作为祖籍来自外地的,在上海市民中,除了作为主流的"阿拉上海人(NIN}"的上海话以外还有一种上海话,那就是"下{O}着{ZE}角(GUO}"的来自江苏北部的人群,在上海形成的一种上海话说的话。被上海人称之为《江北话》或曰《苏北话》。有人说,苏北话是苏北方言,非也.苏北根本就没有统一的苏北方言。不要说徐州盐城南通之间,就是扬州泰兴之间话也是不一样的,所谓的江北话是在上海形成的,是上海方言的一种。例如,"到家里来玩",上海话是"到屋(WO}里来白(BE)相",苏北泰兴话是"到家(GA)里来耍耍",上海江北话是"到家(GA)里来白相".

  上海江北话过去在上海是受到歧视的,在学校里讲江北话是要受到嘲笑的。但,它广泛存在于上海的工人阶级,城市平民之间。今天在杨浦区各公园里晨练的退休老人讲的几乎都是上海江北话.江北话尽管受到歧视,可是它依然通行在广大市民之中。这就是为什么蔡嘎亮的"我是江(GANG)北人,父母也是江北人,是全钢,下雨天就是不锈钢",能够让上海市民兴高采烈之故.当然,上着角(GUO}的上海人是不屑一顾的,

    上面我讲的是静态,现在讲一讲动态的上海话.

     语言是在发展变化的,上海话也不例外。久居上海的人或许感觉不到,"久居此山中"嘛.我离家40多年,虽然隔三差五的要回上海,但语言的变化还是有感觉的。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"一只鼎"之类的话。而当今有"叉头""大兴".....这都是我小时候听都没有听到过的。我们小时侯说的许多话,现在有的已销声匿迹或很少说了。例如,"交关""落桥".....像"乞死板凳""乌里嘛里"之类的话已被"掏糨糊""拎勿清"所替代。

   如果说80 年代以前,上海话的变化还只是语词上的变化,那么至今在语音上,上海话也有了不小的变化,以至现在有人大声呼唤"上海年轻人不会说上海话勒"。

    上海电台有个阿福根节目,几十年来一直用上海话广播。可是现在电台里的上海话,与我小时候听的上海话已经大相庭径。普通话的倾向是很明显的。例如,人行道,老上海话是"上街(GA)沿(yi)".价格,是"GADI",本事,要说成"本领",开玩笑,要说成"打(DANG)棒(BANG)".拿手抓,抓的发音应是ZUO.生意,要念成SANGYI,至于像购物那样的书面语,上海话只能说成,买(ma)么(me)自(上海话拼不出来).....也的确难为阿福根节目的主持人了,要把那么多的书面语讲成本来只用于日常生活的上海话,也确实不容易.我在这里决不是说啊福根节目的上海话有什么差错,而是说上海话的变迁是不可阻挡的。

  "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"年轻人取代老年人是必然的,年轻人的上海话取代老一辈的上海话也是必然的,是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。

    一团糨糊的上海话,使上海人都听不懂上海人的话,还是说普通话吧.我在四团与当地人说话,在互相听不明白时,就只能求救普通话。普通话是时代的需要,是历史的必然。推广普通话不是要消灭方言,普通话有助于讲不同方言的人们之间的交流。有助于我国的经济文化的发展,我国是一个方言特多的国家,我们在家当然讲的是家乡话,但在公共场所就应该讲普通话,

    现在电视台里的上海话,对我们老人来说就是不二不三(f-ni-f-sai)的上海话。要我们上海人学这种上海话实在是太可笑了。自己都说不好,还要教别人不是很可笑吗?碰壁是必然的。一定要硬撑(eang-cang)下(o)去,必将碰的头破血流。

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
为真理而斗争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