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不死

我快乐,你快乐,大家都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上海话的书写与读法  

2013-05-24 10:08:54|  分类: 语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上海话的书写与读法。
     我家有本方言词典,想学习方言,可是我发现根本就学不了。譬如说,“不二不三”不是上海人是读不出f-ni-f-sai.来的。"猪罗"读出来是.zhuluo 是上海话吗?上海人能听懂吗?
 
    从理论上说,每个汉字都有上海话发音。学上海话要从学读音开始。没有上海话发音,不仅是洋泾浜、有时也是十分荒唐的。例如:猪罗的上海话发音应该近似于zilu.读成zhuluo 那就是洋泾浜。又如:肉麻,上海读音近似于niue-mo是心疼的意思,不是普通话的肉麻。
 上海话《 小鬼头掼了一跤,伊拉姆妈肉麻死了》。
  小鬼(jv)头(dou)掼(guai)了一跤(gao),伊拉姆(m)妈肉麻死sa)了。-------小家伙摔了一跤,他妈心疼死了。如果用普通话读出来是非常可笑的,xiao guitou guanle yijiao.就是标准的洋泾浜。
   现在有一种奇怪的上海话写法---违背了汉字表意功能的本质,写出来既看不懂、读出来又是十足的洋泾浜上海话,
    例如,骂人,老上海话是骂(mo)山门(saimen)。现在受普通话《骂人》的影响,用上海话读这2个字、变成mo-ning.成了我们现在年轻人的上海话。
     不过、现在的上海人与我们老上海人不一样了,我们老上海人基本上没有受普通话的影响,看到一个汉字,我们老上海人的发音都是上海话的发音,骂人的发音必然是mo-ning,而绝不可能是ma--ren..可现在年轻人不一样了,他们的第一反应就会读成manren.有些无知又自以为是的年轻人、为了表示他写的是上海人,他们就把《骂人》写成《骂宁》。这就非常可笑了,《骂宁》我们不说它违背了汉字的表意功能,就单从读音来说也不是什么上海话。如果说,mo-ning 还可以说是上海话的话,那么ma-ning 就是标准的洋泾浜,是上海话与普通话的拼凑。
    其实、这也表达了一个信号,上海话在向普通话靠拢。他们是有意无意的在摧残上海话,在消灭上海话。可悲的是这些人还以为他们在保护说上海话,宣扬上海话。
 
    随着我们伟大祖国的统一,人员的交流,普通话,北方话大量进入上海,被上海年轻人接受。这是历史的必然,社会的进步。他们到了上海用上海话读出来,也可以说就是新上海话。例如,上面说的“骂人”。又如、“没门”,上海人读mme-men .上海话,“没(有)”读出来是m-me.写成汉字应该是“呣没”。
 
    “像真的一样”也是一句在北方非常盛行的话,进入上海后,上海人“的”的发音近似于e,,但写成“像真个一样”用普通话去读,,那就是洋泾浜了。
     上海话《的》与《个》同音。但《真的》不能写成《真个》---这就是汉字 的表意功能。
   普通话的”个“的发音是ge,如果用普通话说“像真个一样”,绝不会成为上海话,它与上海话《像真的一样》的发音完全不同。

 
总结几点:
   1,学上海话首先要学会汉字的上海话发音;
    2,汉字不是拼音文字,不能用它来拼读上海话。我们不能抛弃汉字的表意功能;
   3,说明一下,我们的拼音字母是为普通话配套的,不能拼写方言,上面的拼音只是近似音。要听老上海话。请点击土豆网老上海话的视频;
     4,方言向普通话靠拢、或许是历史的必然,我们无法阻拦。但也没有必要弄怂(作践)上海话。不要自以为是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.5 于上海四团镇
横竖横
。   “横竖横,拆牛棚”是一句老上海话,《横》的发音是Wang.我长大支边后,到了外地,我怎么也搞不明白、也不能适应《横》的发音是heng.
    “横竖横,拆牛棚”是北方话<豁出来>的意思。牛是农民的生命,连牛都不要了,就是豁出来不要命了。横下一条心。《横竖横》不能因为《横》的发音上海话是Wang,而写成《黄》(上海话黄、王不分,都是wang.,《横竖横》与《黄是黄》上海话的发音是一样的。但写成《黄是黄》那就完全是二个意思了。这就是汉字文化。

《乃依组特》

   前几年,上海网上盛传了一个教授的伟大发现,他发现了一个老上海黑话:《乃依组特》,并大肆炒作了一下,炫耀他的成就。这是拿着狗屎当香饽饽,把错误当真理宣扬。

   。其实《乃依组特》的正确是书写是--《-拿伊做脱》。是一句极普通的上海话,他的意思就是《把他干掉》。上海话,《拿》的发音近似于nai. 有《把》的意思;《伊》、是《他》的意思,这早在鲁迅时代就是家喻普晓的。教授为了炒作,改成了《 依》。上海话《做脱》zu-te就是《干掉》的意思。现在普通话里也有<把他做了>这样的话。

   一句普通的话,就这样被改成一句黑话,来忽悠民众。这就是我们某些教授干的事。其要害就是彻底摧毁汉字表意功能,把汉字当作拼音字母来使用,弄得别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然后好糊弄民众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